南安在线,南安新闻网,南安信息网,南安信息港,南安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南安信息网 >

新红旗,如何让梦想成真? 透过战略发布会看红旗的天时、地利与

时间:2018-01-14 04:3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灰灰网络
新红旗,如何让梦想成真? 透过战略发布会看红旗的天时、地利与人和 2018年1月8日,人民大会堂,一场酝酿了几个月的品牌战略发布会在这里举行,主角是红旗。这场

【编者按】2018年1月8日,人民大会堂,一场酝酿了几个月的品牌战略发布会在这里举行,主角是红旗。这场发布会不仅请来了诸多重量级人物,同时也让几乎整个汽车行业为之刷屏,原因很简单,主角是红旗,不是因为红旗近20年的表现有多出色,而是因为这个品牌对于中国汽车工业有多重要。在中国经历近40年改革开放,国内私家车市场也持续近20年繁荣发展之后,大家几乎一夜之间意识到国家**造业能力的强大,意识到汽车没有20年前想象中的那般复杂。同时,大家也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红旗这个记载中国汽车工业早期光辉岁月的品牌,与当下这个时代的不协调。越是意识到这种不协调,越是拥有想要改变这种现状的冲动。可以说,振兴红旗是当下中国几乎每个汽车行业从业者的梦想之一。从这个发布会我们便能非常清晰地感受到这一点。
  作为一个专注于汽车行业的咨询顾问,在最近两年的时间里我兼职在做一件致力于推动产品战略知识普及的工作。于是我频繁地写作,更新So.Car汽车数据工场的公众号,老中医这个笔名也开始比我自己的名字更加广为人知。无疑,这次我是非常幸运的,不仅受邀参加发布会,也有幸参加了1月9日中国第一汽车集团有限****董事长徐留平的专访,这让我有机会进一步理解红旗品牌战略的更多内涵。我想我有责任、有义务去对红旗战略做更多的解读。当然这份解读也一定会融入我在产品战略研究角度的从业经验。对这个问题的理解,我想这是一个非常奇妙而又有趣的观察视角。希望这种解读能带给大家更多的对红旗的认识和思考,也希望红旗能够借此契机,实现真正的振兴。

  红旗的这一轮,为什么是不同的?
  早在半年前,徐留平履新一汽的消息刚刚被确认的时候,我曾读过贾可**士的一篇文章。他认为振兴东北的关键在于振兴东北的央企,而东北的央企当中最具龙头地位,又足够市场化的正是一汽集团。因此振兴东北的战略重心其实是振兴一汽,这正是徐留平担负的核心使命。
  大家都知道,当时的一汽正处于历史最低谷,当年那轮反腐的重伤未愈,自主品牌销量节节败退,合资品牌也出现奥迪有意南下的尴尬局面。而我本人,也同样与一汽颇有渊源,在过去十一年中,我几乎50%的时间都在服务于一汽。自2015年开始,出于对所谓“成就感”的追求,我每年飞长春的次数开始由20余次快速下降到了3-5次。例如2012年在吉利参与定义的**瑞、**越、帝豪GL等一系列车型,如今早已成为市场的焦点,但相同方**,投入更多精力,却无**让奔腾真的“奔腾”起来。曾经倾注精力最多的X80也热销短短一年。没错,这就是当时我能感受到的一汽集团。事实上我在一汽大概熟识200多个朋友,那段时间,大家在私下交流中经常会透漏出一种焦虑、彷徨,甚至绝望。很多人也在那几年当中陆续离开了,有人去了广汽,有人去了吉利,也有人去了造车新势力。
  其实当时的一汽并不缺乏人才和各类储备,而是当时的**度和盘根错节的各种格局,困住了这个团队的手脚,打破这种格局已经很难通过内部发力,但很快,徐留平的空降改变了这个局面。“711”、“全体起立”等一系列铁腕举措让这个拥有浓厚“大院文化”的老央企有些措手不及。一方面几乎所有一汽人都希望立刻改变现状,因为他们已经受够了此前沉闷和绝望的气氛。另一方面,他们确实很难一下子适应这种快节奏和高强度。于是我们看到后面几个月关于一汽改革的各种新闻,在此我就不做更多赘述了。
  站在我的角度,我同样对一汽这个多年的合作伙伴深有感情,但又深深感受到一种挫败感,甚至更为准确地讲是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态(虽然这样说话有种上帝视角的错觉)。然而这种情绪在去年9月份得以逆转,因为我看到这头大象开始尝试跳舞的节奏。只是当时还看不清徐留平履新一汽的中长期战略如何布局。按照惯例,每一位一汽的掌门人在就职之初都会把红旗高高捧起。当然后续的结果大家都很清楚了,我也不必赘述。

  这一次是否会有不同呢?
  9月份的时候,我曾站在一个完全独立的视角上,梳理过一次红旗的问题,就像5年前我也思考过同样的问题一样。只是不同的时间窗口下,有着完全不同的****。当时在我的眼里,红旗短期没必要求量,而且伴随未来几款新车型的陆续投放,也一定会迎来连续两三年高增长的业绩数字。但红旗的关键是把最能代表这个品牌内涵的L系列(也就是高端系列)做好。这一点就像5年前我认为红旗应当只做像劳斯莱斯这样的产品一样,不以大批量取胜,却可把这块金字招牌高高挂起。当多年来“愤青式”的思考习惯让我的视野狭隘了,当时我还没有意识到红旗在民众市场同样有的巨大机会,这个机会后面我会谈到。
  10月初,我有幸参加了徐留平董事长组织的一次闭门会议,主题就是如何做好红旗。由于当时是闭门会议,因此我们没有向外透露过具体内容。从参会者的级别和参与热情上,我再一次感受到了红旗的号召力。与此同时,我也感受到了徐留平以及一汽集团多位领导人对于振兴红旗这一命题的认真程度。那次会议从下午两点一直持续到晚上八点多,这也成为促使我后续更加关注和思考红旗问题的原因。
  经过几个月的沉淀和反复推演,我开始相信自己能够看清更多问题。在参加1月8日的发布会、以及9日上午的专访之后,我更加坚信很多判断,也更加相信红旗正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虽然红旗距离发布会上宣布的长期目标(2035年)还很长,还会遇到非常多的挑战,但今天这个起点非常重要。
  思考很久,我想套用一个最俗套的分析格式来阐述我所看到的红旗品牌战略,那就是古人常说的天时、地利以及人和。
  红旗的天时:我们赶上了一个最好的时代
  关于天时这一点,其实正是我此前提到的自己狭隘的地方。10月份以后,上至十九大报告,下至战狼II的票房报表,很多现象告诉我,今天我们正****一个伟大的时代,我们这一代人真的非常走运。在经历近40年的改革开放以后,我们拥有了一支数量最为庞大的中产阶级,也拥有全球最为完备的工业基础和最为强大的**造能力。我们开始彻底告别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特别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中国人的财富能力一下子站到世界前列。25年前,我们还会以为纽约就是美国,而如今我们的精英阶层可以站在真正的全球视角上品评各国的优劣,感受各国的顶尖产品、文化和历史。大概也正是由于中国的崛起恰好处于互联网高度发达的年代,也处于全球航空工业足够普及的年代,因此我们有机会享受一种“上帝视角”,我们的消费力足以支撑我们选择全球各国最好的东西,而我们背后这个巨大的市场,也促使全球顶级品牌为中国而变。以汽车举例,中国用户当下需要的其实是美国车的宽大、豪迈,****车的完美操控,以及日本车的精致细腻。这完全是一个取各家之所长的完美组合,但我们看到今天中国市场上,大家确实都在朝着这一方向努力。这意味着中国开始以自己的标准影响世界。
  物质文明丰富之后,大家追求的自然会是精神文明的提升。我们虽然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者,但我们同样希望看到自己创建的豪华汽车品牌。我们期待的不仅仅是外国品牌按照我们的需求定义产品,更加期待看到有人将中国的传统文明用一种新的方式演绎出来,把最精华的内容与世界文明融合在一个产品上。今天与十年前,甚至五年前不同的是,我们开始有了这份自信,我们也希望强调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感,中国用户对中国品牌也开始有了这份信任。在汽车行业以外的诸多市场上,我们都清晰地看到了这种趋势。更为关键的是,我们要看到有类似需求的群体仍在快速增加。这个伟大的时代其实恰恰就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代,这也是红旗品牌振兴最为重要的天时。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